曾經,我坐在長長的廚房中島前面,跟對面的madame聊著天,然後談論著一點都沒有重點的對話。是實際上,我等待的~ 是那陣陣飄出香味的甜點,熱呼呼的甜膩溫度,不是我愛的食物,但卻給了我無限溫暖。一個遊子對於溫暖跟認同的渴求,是支持著他繼續遊歷的動力! 而我,也因為安心~

2014-05-01 00.12.20  
  

 

而我說的madame從來就不是我那大而化之的老母 ( 如果有一天我叫我媽媽做餅乾給我吃,無庸置疑的,他會問我喜歡吃哪一家餅乾? 她叫爸爸買給我......),而是我在法國 long-stay的馬旦! 離開法國多年,我已經不記得生活的大略了,但偶爾浮現在腦中的,還是那甜甜的記憶......,餅乾、蘋果派、藍莓派......。我的鼻子永遠吃的比嘴吧還多~!

當了人家老婆以後,開始有了進入廚房的機會,但我也不知道幹麻這麼堅持? 總在台北下班後,趕回林口買菜、煮晚餐,就為了簡單的兩菜一湯! 當時還沒有小孩的我們夫妻倆可以窩在廚房忙個一小時,然後吃著簡陋到不行的晚餐,卻也甘之如飴。

我跟媽媽說笑過這件事,媽媽只回答說 " 起灶起灶,成家就要要起灶! "。以前,我只能搔搔頭,似懂非懂......

最近,迷戀上了烘培這件事,我是初學 ( 其實根本沒有學,都照著食譜宣科而已 ),且侷限家裡的設備,有時後忙了一晚上,成品是兩塊麵包,或是一個小蛋糕~ 但是,當我把成品端到兒子面前,我那嗜甜的Kimi 總是很捧場我的甜點 ( 當然偶爾也會有他不想吃的東西出現,且這就代表這樣食物還不夠到位! 不可否認的,他是隻歪嘴雞! ),然後我就又有動力繼續實驗食譜裡面的配方。

久了,兒子們開始習慣 "媽媽的點心"。每天迎著他們下課的: 有時候是一個簡單的花捲、有時候是當天早餐才吃過的麵包,也有時候是下午實驗失敗但卻堪吃的結果,或是兒子學校道別前交代我做的菜單 ( 誰給妳們這麼大空間的阿? 翻桌! )。

然後他會跟外婆說 " 我媽媽很厲害喔,我說要吃甚麼,他都會變出來給我 " ( 實查: 我兒的吃食變化性也不高,很好打發的一個人! )。

於是我開始對於 "起灶" 這件事,有了更深層的體會。原來起灶,起的不只只是單純的爐火,而是點燃記憶的一個傳承! 一個讓家人可以記得很久、很久的媽媽 (老婆)的味道。即使平淡........

於是我的夜點心廚房,繼續營業.......。且我很期待每一次新產品的實驗結果...... ( 這真是一件太有趣的事情了! )

創作者介紹

艾美麗、小Kimi & Ray的玩學日記~

E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